经济外交广角镜·第3期|首轮WTO改革:能否挽贸易多边主义于

作者:匿名
时间:2019-09-11 11:42:43
人气:1964

第一,重振WTO争端解决机制。WTO争端解决机制是WTO的核心支柱,对维护以WTO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系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当前争端解决机制存在诸多问题,主要包括上诉法庭审案效率低下,案件审理期限一再延长;争端解决机构采取“反向一致同意”原则,导致实际裁决取决于专家组程序和上诉机构程序;除此之外,上诉机构瘫痪危机是WTO目前面临的棘手难题,WTO争端解决机构上诉机构大法官七个席位中仅剩三个,这是审理案件所需法官数量的最低要求,到2019年12月,另有两位法官的任期即将届满。美国一直通过行使否决权阻挠上诉机构大法官甄选程序,阻止新法官任命,大大削弱了上诉机构运营能力,甚至可能使WTO走向瘫痪。恢复WTO争端解决机制是WTO改革的当务之急,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国对采取措施使WTO争端解决机制重回正轨存在共识。

然而,目前美国尚未出台任何具体的WTO改革方案,相反只是针对已有方案提出批评意见。美国对欧盟版改革方案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争端解决机制上,尽管此方案基于欧盟对美国诉求的充分考虑基础之上。美国驻WTO大使谢伊公开表示,美国不能接受欧盟WTO改革方案中授予上诉机构仲裁法官更长任期、给予秘书处更多资助等提议,认为欧盟的改革方案并不能改善WTO法官“越权”干预美国法律的行为。可以预见,如果WTO改革谈判无法满足美国的诉求和利益,退出WTO可能成为特朗普政府“退出”外交的又一典型案例,这对WTO改革并无裨益。

另一方面,美国也积极推动双边自贸协定(FTA)谈判,以双边取代多边,从实质上“另起炉灶”、边缘化WTO。WTO改革不会一帆风顺,然而美国退出WTO也面临国内政治困境,因此美国可以采取单边措施搁置WTO,同时做好两手准备,通过构建双边/区域自贸协定网络将自身意志贯彻其中,也可以达到维护美国贸易利益的根本目的。

栏目主持:李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第一,联合欧盟等经济体,积极推出WTO改革方案。当前,WTO多哈回合谈判陷入僵局,争端解决等职能日益削弱,特朗普多次威胁退出WTO,WTO存在领导力不足问题,中国可借此机会积极推出WTO改革方案,不仅有助于维系WTO活力,对掌握国际经贸新规则制定也有重要意义。中国和欧盟在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维护开放型世界经济方面存在共同利益,双方已成立中欧WTO改革联合工作组,并于10月10日在北京举行了中欧WTO改革副部级联合工作组第一次正式会议,中欧可利用该机制充分协商讨论,弥合分歧,形成改革共识,共同推动WTO改革向前发展。

作为二战以来美国亲手打造的国际贸易机构,WTO以及它的前身关贸总协定(GATT)承担了贸易谈判、贸易监督以及争端解决三大职能,通过GATT八轮关税减让谈判维护了多边贸易自由化体制,为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和贸易繁荣奠定了坚实基础。在特朗普政府挑起全球范围内“贸易战”背景下,部分成员国迫切希望通过WTO改革恢复自由有序的多边贸易体系,根据美欧日召开的四次贸易部长会议、欧盟发布的关于WTO现代化的概念文件以及加拿大世贸组织改革部长级会议联合公报等,可以看出WTO改革的共识正在逐步确立,成员国对WTO改革的共同诉求包括以下方面。

2018年7月31日,上海,张天爱现身机场。(图片署名: 东方IC)

虽然WTO主要成员国希望通过改革维护多边贸易体系,但是成员国的利益诉求也较为明显。尤其是美国不断施压,可能会使WTO改革前景更加不确定。擅长“交易的艺术”的特朗普一方面释放改革WTO的信号,另一方面又频频威胁美国将“退出”WTO,这看似矛盾的表态和举动事实上是一种“以退为进”和“先破后立”,根本目的是重构一个有利于美国贸易利益的多边贸易体系,不过这可能为WTO改革前景蒙上阴影,WTO未来走向仍是一个未知数。

新华社昆明6月27日电(记者 林碧锋)暑期临近,旅游高峰将至。云南省工商局、云南省消费者协会27日发布消费警示,提醒消费者参团旅游应选择正规的旅行社,做好出行前准备,增强安全防范意识,并理性解决消费纠纷。

为满足观众欣赏焰火意愿,又不对环境造成污染,此次升级复演的文艺演出在海上平台增加冷焰火表演,再现了“上合之光”的震撼与辉煌。(完)

plogging一词来自瑞典语,是“plocka upp”(拾取垃圾)与“jogging”(慢跑)的合成词。

除美国施压带来的阻力外,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对WTO改革的诉求存在一定差异,这也增加了WTO改革的不确定性。此轮WTO改革基本上由美欧日加等发达经济体主导,只有少数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参与到改革进程中,然而发达国家同发展中国家关于WTO改革的鸿沟或许更难以填平,这将是WTO改革面临的第二大阻力。

6小时内可能发生雷电活动,可能会造成雷电灾害事故。

有的人说了不做,有的人做了不说。渡船船员们就是这样一群做了不说的人,他们践行“部队的事不能耽搁”的诺言,数十年如一日搏击风浪不求回报。默默奉献的他们,没有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而是用身体力行将这曲拥军之歌“唱”得更加嘹亮。

一方面,发达经济体要求调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区分及差别待遇问题,这可能招致发展中国家反对。GATT/WTO成立以来,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确实受益于自由开放的多边贸易体系,过去10年新兴经济体贡献了全球经济增长的50%,汇丰银行预测到2030年该比率将会达到70%。

不过,以美国为首的发达经济体认为太多较富裕成员国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享受不公平的豁免,因此发达经济体积极探讨WTO发展中成员国的“毕业”问题,欧盟在WTO现代化概念文件中也提出了在发展目标的背景下处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区别和待遇问题的方案,不过,发展中国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如何设置区分标准和差别待遇水平,如何维护发展目标并兼顾规则的灵活性,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博弈还将持续下去。

总的来看,目前美国尚未对WTO改革做出积极贡献,反而可能成为改革的一大阻力,并且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市场吸引力使其在双边FTA谈判中更易获得优势地位,WTO边缘化趋势可能会更为明显。

第二,进一步深化国内改革,应对国际贸易新变局。随着国际贸易深入发展,贸易谈判不仅局限于提升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还将环境保护、劳工、国有企业、知识产权等议题纳入谈判议程。此轮WTO改革的目的之一正是促进WTO现代化,将新贸易规则议题纳入谈判范畴,另外,美欧日等国在解决补贴、强制技术转让、国有企业不公平竞争等问题上存在共同利益,针对中国的目的不言自明。对于中国来说,要想在WTO改革中发挥积极作用,还需要继续加快改革开放步伐,在政府采购、电子商务等非关税领域同国际接轨,加大金融、服务业开放,引入竞争机制,这对提升我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地位、争取新一轮国际贸易规则重构的主动权有积极意义。

以金融科技探索金融服务可持续之路

参考消息网10月31日报道2018年10月24至25日,作为中等国家重要代表的加拿大召集了包括欧盟等经济体在内的12国贸易部长共商世贸组织(WTO)改革问题,此次会议达成了维护争端解决机制、重振WTO谈判职能、加强对成员贸易政策的监督等诸多WTO改革共识。在国际贸易摩擦特别是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迷雾”之下,欧日加澳等主要发达经济体已着手推动WTO改革,欧盟于9月发布了关于WTO现代化的概念文件,美欧日则先后举行了4次贸易部长会议,推动WTO改革也是重要议题之一。此外,欧盟和中国也同意建立WTO改革联合工作小组,二十国集团(G20)贸易部长阿根廷会议也就WTO改革达成了初步的共识。在特朗普政府贸易战的“刺激”之下,WTO改革这一老生常谈的话题已经正式列入各主要经济体的议事日程,并通过多双边会议取得了一定共识,然而,美国对WTO改革的态度和举动呈现矛盾状态,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之间也存在复杂的利益纷争,首轮WTO改革能否挽贸易多边主义于即倒,WTO又将何去何从?

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改革诉求存差异

WTO改革共识逐步确立

第二,重启WTO的谈判职能。WTO多哈回合谈判自2001年启动以来长期停滞不前,到2013年才达成“巴厘一揽子协定”,随后又陷入停滞状态。此次加拿大世贸组织改革部长级会议强调,必须重振世贸组织的谈判职能,呼吁在2019年完成关于渔业补贴的谈判。此外,美欧日加等都希望WTO新规则须反映21世纪国际贸易发展的新状况,美欧日贸易部长四次会议更是均聚焦于非市场主导政策、产业补贴和国有企业、强制技术转让等规则,试图解决第三国扭曲的贸易政策带来的产能过剩、不公平竞争、阻碍对创新技术的发展和使用等问题,希望推动WTO改革促进各经济体公平竞争。

很多人都不能理解徐萌仙,尤其身在农村,尽管她现在已经被评为浙江省道德模范,尽管她上过中央电视台,可是依然有人在背后说闲话。“我女儿都这么做了,我们为什么不能?这不仅仅是帮助别人的事。”朴实的徐萌仙没上过多少学,却深刻理解着生命的意义。

第三,加快布局自贸协定网络,避免陷入“二次入世”之困境。中国对WTO改革持积极态度,但同时不可低估改革难度,还需积极布局以我为核心的FTA网络,应对WTO职能进一步弱化的可能性。目前美欧日等大型经济体都在寻求自贸协定(FTA)或经济合作协定(EPA)谈判,以掌握新一代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权,中国的多双边FTA网络也在稳步构建,已经和包括韩国、东盟、澳大利亚在内的14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FTA。不过,同日本和欧盟相比,中国的FTA网络范围仍然比较小,还没有同其他大型经济体和主要发达经济体达成协定。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还应加快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和中日韩FTA谈判等大型FTA谈判,并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可能性,加强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话语权。

第一次用它,简直惊呆了。明明刚用电动牙刷清洁过牙齿,居然还是冲下来不少食物残渣!

潮男潮女们公开PO照,用自己的“潮天辫”向天线宝宝发射可爱和有趣,也接收童真与快乐。甚至,有人开始把“潮天辫”当做验证发际线的标准,证明自己还是个宝宝!

(四)淘宝河州清真食品店(经营者为临夏县清伊坊清真食品店)在淘宝网(网站)销售的标称甘肃临夏哈俩里清真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兰州红烧牛肉面,大肠菌群5次检出值分别为2.6×103CFU/g、<10CFU/g、<10CFU/g、<10CFU/g和<10CFU/g,不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大肠菌群5次检测结果均不得超过102CFU/g且至少3次检测结果不超过10CFU/g;菌落总数5次检出值分别为2.6×104CFU/g、1.6×104CFU/g、3.5×104CFU/g、9.6×103CFU/g和1.3×105CFU/g,不符合国家标准规定的菌落总数5次检测结果均不得超过105CFU/g且至少3次检测结果不超过104CFU/g。检验机构为国家食品质量安全监督检验中心。

现场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及股东代表3人,代表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额36,149,11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1222%;通过网络投票的股东5人,代表有表决权的股份数额165,1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421%。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对于部分发展中国家来说,乌拉圭回合谈判达成的投资和知识产权协议等使发展中国家承受了较大代价,而发展中国家也并未在关心的农产品议题上获得更多优势。在解决发展中成员国诉求的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的情况下,增加新贸易规则谈判恐难以调动发展中国家的积极性。在发达国家主导的WTO改革中,发展中国家如何发挥自身影响力,既能推动改革循序向前,又能维护自身正当权益,这对遵循“协商一致”精神的WTO来说,改革之路将任重道远。

可以秒变遛狗神器

最近,喜欢出镜的大爷又发声了:现在是奥克兰首次购房者买房的最佳时机。为什么?因为目前奥克兰的房地产市场上的“风头”已经有所转变,投资者在市场上的活跃度降低了至少30%。他认为,央行下半年出台的贷款房价比新政和政府对外国买家的限制政策是目前市场上投资者“忍气吞声”的主要原因。

与会嘉宾共同启动“联盟启动台”,联盟成员高校领导共同签署联盟合作协议(摄影:延安大学宣传部 姚亮)

美国施压,WTO改革或遇阻力

另一方面,发达经济体要求WTO未来规则制定须适应国际贸易发展的需求,发展中国家则更关注自身在农产品等传统议题上的利益。WTO多哈回合谈判停滞不前,无法通过谈判达成新贸易规则,因此发达经济体主张恢复WTO谈判职能,并且将电子商务、数据流动、电信、竞争等新贸易规则纳入其中。

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之际,中国作为WTO和经济全球化的受益国,维护自由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中国仍需坚持做多边贸易体系的维护者,为此中国需采取措施,在推动WTO改革进程中扮演积极角色。

对于莫迪新任期,作为盟友,特朗普送去这么一份“大礼”,莫迪自然很恼火。

√ 适用 □ 不适用

第三,强化WTO贸易政策监督职能,提高透明度。WTO的基本职能之一是监督成员国是否履行WTO协定及审议成员国贸易政策,这是WTO透明性原则的制约机制之一。然而,WTO的贸易政策审议报告缺乏必要的强制约束力,无法减少贸易争端隐患,审议机制的作用大打折扣,贸易政策审议沦为“走过场”。欧盟的WTO现代化概念文件及加拿大13国贸易部长会议均提到要提高WTO的透明度,完善WTO监督审议贸易政策职能。

首次带队走上中超赛场,科尔曼认为中超的节奏非常快,特别是对手大连队也在有意识地加快节奏。“不过比赛进行当中,双方有一些可以避免的失误,今后也希望中超比赛质量能更高,希望我和球队都能适应。”他说。

中国应坚持做多边贸易体系的维护者

《金融时报》也指出,美国“此举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对印度在电子商务、医疗器材和乳制品等多个行业实行变本加厉的保护主义政策的挫败感。”

科技企业孵化器是指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培养高新技术企业和企业家为宗旨,面向科技型企业和创业团队,提供创业场地、共享设施、技术服务、投资融资、创业辅导、资源对接、政策咨询等的专业机构。

日前,上海市最大的淡水鱼市场——嘉燕水产宣布:将通过与物联网、互联网、线下水产市场三位一体的结合,立志于打造现代化的“智慧水产”市场,引领中国水产业开辟新的营销模式,带领万千水产业企业及商家开辟财富新航路。

台当局“交通部长”贺陈旦近日称,大陆游客减少不影响台湾观光业发展。贺陈旦一席“不影响”台湾观光业发展,让民众质疑是根据什么判断的?民众指出,日本是全球第三大经济体,与大陆关系也没有很好,却还是增加各类游日措施,积极抢大陆游客。

本期执笔:张玉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经济外交项目组成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中美经贸关系、中国经济外交、区域经济合作

2014年,泰国军方发动政变,推翻英拉领导的为泰党政府。原陆军司令巴育领导成立全国维持和平秩序委员会,担任总理并执政至今。此次大选中,新组建的人民国家力量党提名巴育为该党总理候选人。(完)

从目前来看,美国已完成同韩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自贸协定重谈,同欧盟发布建设“零关税、零壁垒、非汽车产品零补贴”自由贸易区的联合声明,同日本也将开启双边贸易协定的正式谈判,此外,还将同英国、菲律宾等国开展贸易谈判。尤其是新版美墨加自贸协定(USMCA)内容同高标准的“21世纪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高度相似,有望成为美国同其他国家进行FTA谈判的模板,这对美国重掌国际贸易规则制定权意义重大,而FTA战略的深入推动则将在实质上进一步弱化WTO,并且通过“另起炉灶”捍卫美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在4位老兵中,最年长的黄高成今年70岁,曾任内蒙古军区司令员;69岁的李旦生、66岁的张新华和58岁的李德海都曾任阿拉善军分区司令员。他们退休后一致选择了在浩瀚的大漠治沙播绿,18年来,在阿拉善腾格里沙漠接力治沙,打造出16.7万亩绿色屏障;在漫漫沙海中建造起一片片绿洲,阻滞了沙漠的扩张,被当地农牧民亲切地称为“老兵绿”。

一方面,美国推动WTO改革的前提是改革方向须符合美国的经贸利益,如何弥合美国同其他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是WTO改革的一大难题。在特朗普政府看来,美国遭受到WTO的不公正对待,美国贸易代表莱特西泽曾在2017年阿根廷举行的WTO第11次部长级会议上阐释了美国对WTO的不满,包括WTO成为以诉讼为中心的机构、发展中国家待遇问题、不公平竞争问题。今年以来,特朗普政府绕过WTO实施贸易保护政策,以单边主义对抗多边主义,可以看作是威胁WTO改革的实际举措。

整站最新

整站热门

随机推荐